• 正文
  • 社评:菲军方装腔作势的表演应该消停了
  • 来源:网易新闻网
  •   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4日再次指控中国“海上民兵”持续出现在牛轭礁地区,“企图进一步占领西菲律宾海(南海)”。这已是这位菲国防部长连续两天指控中国。

      中方已经公开表示,那些渔船集中出现在牛轭礁是避风,据了解,这不仅是实情,而且中方与菲方已就此事进行了充分的外交沟通。但是洛伦扎纳在3日的声明中称:天气已经好转,还是有44艘中国渔船在牛轭礁“赖着不走”,他说:“我又不是傻瓜。”

      
    洛伦扎纳 资料图

      要说,这位国防部长是在“装傻”。中国渔船凭什么要离开牛轭礁海域?那里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每年中国渔船都会在那一带出现,一旦天气恶劣,那些渔船就会贴近礁盘避风,天气好了又会散开继续捕鱼,多少年来都是如此,今年没有任何异样之处。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菲军方无事生非,把一个常态当作“突发事件”来渲染炒作。

      中国渔船今后每年还会来牛轭礁一带捕捞作业,如遇天气恶劣,他们会再次集中躲避风浪。牛轭礁处在“九段线”内,本来就是中国的,菲律宾对它的领土主张影响不到中国渔民的传统生计,中国方面不会允许那些渔民遭到菲方的实质性干扰。

      中菲这几年总的来说较好管控了海上争议,菲国防部长这么高调地炒作一个双方都很熟悉的事情,好像中方在“采取新行动”,这恰是菲军方的异样之举。我们只能想,菲国内政治有了出现这种炒作的需求,另外这也是菲军方对华盛顿南海政策的一种响应。

      
    中国渔船 图自菲律宾媒体

      菲律宾明年将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南海势必再度成为主要噱头之一,相关的预热随时可能开始。尽管在菲律宾几乎无人相信挑战中国的南海政策底线会有好结果,但将碰瓷中国作为选举临近时的政治策略却始终对一些力量有吸引力。

      华盛顿想用南海事态作施压中国的杠杆,也鼓励了菲一些人用配合美方捞取政治利益。美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刚与菲国家安全顾问埃斯佩龙通电话,沙利文重申《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对南中国海的适用性。美方的这一承诺脆弱得像一个鸡蛋壳,但它会让菲律宾的某些力量尝试通过假戏真做谋利的可能性。

      我们要在此告诫菲律宾的某些力量,围绕牛轭礁的事情喊几嗓子做做戏也就罢了,但切莫采取过激的冒险行动,因为那样的话,菲方一定会吃亏的,推动冒险的力量也必将被他们那样做的结果打脸。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相信,对菲军方反复做此炒作是否意味着他们要为制造新危机搞舆论铺垫,中方肯定有所警惕,我们这边是不会缺少应对预案的。

      不要指望美方会对菲方采取激进行动给予实质军事支持,美方没有在南海主动与中国开展一场军事对抗的意志,今年1月20日之前没有,在这之后也不会有。美方想要的是菲律宾往前冲,用牺牲菲的国家利益来帮着华盛顿骚扰中国。南海局势加剧的过程一定是华盛顿得利、南海国家受损,而在华盛顿看来,菲律宾是它最有可能忽悠上钩的区域内国家。

      菲外交部长洛钦刚刚访问了中国,中菲两国外长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晤,双方强调要致力于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我们希望菲军方保持充分的清醒,确保其在任何时候的行动都是理性的。

      推荐阅读:

      南海起浪,谁在兴风?

      继俄罗斯外长访华后,又有五国外长“组团”访华。而且,他们都是中国的近邻。

      两天前(3月30日),华春莹宣布,应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邀请,新加坡外长维文、马来西亚外长希沙慕丁、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菲律宾外长洛钦于3月31日至4月2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紧随其后,韩国新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将于4月2日至3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刚刚结束对中东六国“非常成功”的访问,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马不停蹄地在北京接待了这一波外长访华团。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注意到,印尼和菲律宾外长正在中国访问,但有关国家却也在暗暗发力,欲挑拨印尼、菲律宾两国与中国的关系,在南海兴起风浪。

      日本印尼重启“2+2” 日本充当制华“急先锋”并夹带私货

      美日“2+2”会谈仅过去半个月,3月30日,日本与印尼举行外长防长“2+2”会谈。

      这是日本、印尼两国第二次举行“2+2”会谈,上次要追溯到2015年12月。

      针对此次会谈,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表示:“我们就东海和南海局势交换了意见,并对继续和加强以武力改变现状的单边企图表示严重关切。”

      此外,据共同社等日媒报道,会上双方就实现日本主张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展开合作,达成了一致。

      

      从左自右依次: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印尼外交部长蓄特诺、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

      值得一提的是,在3月16日的美日“2+2”会谈结束后,岸信夫和茂木敏充都表示,日本和美国都对东海与南海的紧张情势表达了严重关切。日美两国政府考虑到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扩大军力的现状,表示“反对有损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威吓地区其他国家和损害稳定的行为”。

      拜登政府上任后,强调盟友价值,拉拢盟友围堵中国,而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的重要盟友,时隔五年,拉印尼搞“2+2”会谈,在涉及东海、南海局势时,似乎成了美国的“传声筒”,日本在中国周边海域兴风,有何居心?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把时间线拉到3月27日,把聚光灯打在已经辞职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身上。

      3月27日,在日本自民党新潟县支部联合会会议上,安倍发表演讲称,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已成为美中两国对立的最前线。安倍就对华政策表示:“需要抱着印度太平洋地区已成为前线的认识和心理准备,致力于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

      

      “虽然现在安倍不在台前,但他在幕后一直操控着日本对美外交。”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陈祥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菅义伟在外交上并不擅长。在即将访美前,菅义伟也找安倍谈过,尽管具体谈的内容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是,基本可以判断,就是去请教安倍,如何与美国打交道,如何应对拜登政府的战略调整。

      “从安倍的表述可以看出,日本现在要充当的角色是,美国在印太地区制华的最前线。日本采取的外交、安保等等政策都是强化这样的认知。”陈祥分析,日本今后的外交方向,一是加强战略新形态的合作,希望影响国际秩序的调整;二是在区域问题上,明确谁是能拉拢的伙伴、谁是对手;三是辅助美日同盟对地区的战略控制,通过与印尼这样的海洋国家合作,能够有效弥补在中国海军迅速壮大起来以后,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相对下降的缺口;四是日本的经济利益驱动,涉及到对华产业链的脱钩,和确保日本自己本国产业链的相对安全。

      “日本选择的对象,都是地区性大国,印尼的整个产业占到东盟的四成,与这样的国家合作,除了能够达成与美国联手制衡中国之外,还对日本疫后经济恢复、保障日本产业链安全方面起到重要作用。”陈祥总结,现在日本要当制华“急先锋”,同时积极帮美国搞“民主国家同盟”,并在同盟中选力气大的国家。在这过程中,再夹带私货,扩大日本贸易、维护本国经济利益和产业链安全。

      

      日本拉拢 印尼“两边都不得罪“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与印尼已经签署了“防卫装备和技术转移协议”,允许日本制造的防卫装备出口到东南亚国家。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表示,日方有可能向印提供低息贷款,用于雅加达东部的一处新的国际海港——帕蒂班港的开发。此外,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这次“2+2”会议上表示,日本海上自卫队将积极参加印尼海军主办的多国联合训练。

      对此,一些日本媒体开始炒作,称日本与印尼已经结成了“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

      “从印尼角度来说。印尼看重的是和日本在防务上的合作前景。印尼军队正在进行武器装备换代,急需在世界市场上购买优质武器。此时若能从日方手中购得先进军舰,能够大幅满足印尼方面的需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所助理研究员刘畅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分析,“因此,印尼更多的是从获取实际利益的角度看待‘2+2’机制的,对日本的战略要求乃至野心,不做激烈反对。”

      对于此次日本和印尼的“2+2”会谈,共同社等日媒报道称“双方强烈反对中国在南海、东海采取任何可能加剧紧张的举动”、“对中国颁布《海警法》表示关切”等。但是,日前,印尼外长蕾特诺也以线上方式向媒体就此访情况进行吹风,未出现上述针对中国的内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对此在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

      华春莹对此回应表示,中方注意到日媒有关报道。事实上,印尼方面已在日方发布有关消息后,第一时间同中方进行了内部沟通,澄清了有关情况。

      华春莹还指出,我们对日方近期一系列涉华消极举动表示严重关切,要求日方停止搬弄是非,恪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停止对中国造谣中伤,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

      

      “日方投其所好,在军事合作上开出了比较对印尼胃口的价码。但印尼方事后也及时(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做了通报,显然里面也有印尼外交部为此降温的意图。”刘畅指出,“两边不得罪”是东南亚国家的一个基本策略,更高级一点是“两边获利”,也就是所谓的对冲策略(hedge)。

      谁在南海牛轭礁威胁?

      除了印尼,此次访华五国外长团里的菲律宾,也被人在南海议题上拱火。

      美国白宫周三(3月31日)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当天与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埃斯佩伦通电话,讨论了他们对中国“海上民兵“的船只最近在牛轭礁附近集结的共同关切。

      沙利文强调,美国与菲律宾的盟友一道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海洋秩序,并重申《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在南中国海的适用性。

      “当前在地区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总体稳定。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向来是中国渔船的重要避风点。中国渔船在该礁附近海域避风,完全是正常之举。我们也知道,有一些势力总是在想方设法挑拨中菲关系,我们相信菲方能够明辨是非,不会上当受骗。”华春莹在今天的外交部记者会上表示。

      

      “杜特尔特进入执政末期,对涉华问题的掌控力在下降。”刘畅分析,一方面,菲律宾国内疫情形势仍然不容乐观,疫苗供应困难。另一方面,美西方加大在南海调拨力度,美一些政客对菲的明示和暗示,客观上给菲律宾一些人鼓劲打气。拜登政府重视协调盟友的政策虽然还没有惠及菲律宾,但菲方一些人显然对此抱有幻想。

      根据白宫发布的通话纪要,美国与菲律宾的国家安全顾问一致认为,“美国和菲律宾将继续密切配合,以应对南海挑战。”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美国积极拉拢、剑指中国,菲律宾方面并没有倒没有像域外国家美国一样跳得那么高。

      菲律宾总统府昨天发表声明表示,中方的200多艘船只仍在南沙群岛牛轭礁附近聚集,甚至扩散到附近区域其他岛礁。菲方呼吁中方马上撤走船只。

      “一方面,美国这样的域外大国通过利益来拉拢、诱惑这些东南亚国家,试图通过他们来遏制中国。但是另外一方面呢,这些国家又和中国有广泛的经贸联系,有很多的合作空间,他们并不想因为域外大国的拉拢而得罪中国。”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分析,“实际上,这就反映了这些东南亚国家某种程度的矛盾心态。”

      

      许利平认为内,中国周边的国家,并不想在大国之间的选边站,更多的是聚焦各自的本国利益。无论哪个域外大国想拉拢这些周边国家,他们都不可能和中国切割。毕竟,中国是本地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上的发展还得要靠中国,这些周边国家在安全议题上也必须非常谨慎。

      华春莹今天则强调,中菲两国传统友好。双方保持密切沟通,妥善管控有关分歧,扎实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中方致力于同菲方继续推进落实好两国元首重要共识,以抗疫和发展合作为主线,推进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

  • 时间
  • 2021
  • 04/05
  • 分享
  • 免责声明

    中国新联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建议。据此操作,风险由您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